绿皮车上的凉山人

0 ljm ljm 来源: 本站原创

一直想坐绿皮车走走成昆铁路凉山段,春天终于成行。

从四川境内的西昌北上到普雄180公里,绿皮车5634次行驶4小时17分,票价12块5。

成昆铁路上的绿皮车,图自谷雨影像:赵赫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成昆铁路上的绿皮车,图自谷雨影像:赵赫廷

流动商贩

上车时,车门口的列车员说:人不多,不用对号。

果然,车厢里满是空位,捧着箩筐叫卖的流动商贩比乘客还多。

好些年没见过在火车上叫卖的了,都是女人,大多五十岁上下,穿着鲜艳,讲的不是四川话,估计是彝族语言,箩筐里都是乡下小店里常有的零食。

有个上了年纪的来来回回,拉着长声喊“奶?#22402;礎保?#28201;柔好听。

问她什么是奶?#22402;礎?#22905;能说普通话:凉粉。

揭开篮子上的蒙布,巴掌大,白白软软的一叠,小塑料袋?#30452;?#35065;着,两块钱,尝了一个,软韧的米粉,中间夹有花生碎和咸菜条。她的篮子里还有煮鸡蛋,正烫手呢。

开始以为她们只是临时上车卖货,没想到车已经开动,她们还在。这种随车做小生意的,可能要时光倒退到30年前的慢车上才常见。

从西昌到冕宁站的一小时,车上安安静静,除了人少和设备老旧,没什么特别。没想到一进冕宁站阵势大变,站台上前呼后拥的人,肩扛背驮推拉着货物跟着车跑。没等车停稳,车门就被围住,铁踏板咚咚响,车厢里?#24067;?#22622;满了刚上来的人和各?#20013;?#29366;的袋子筐篓,站台上源源不断,还在运货。

上车,图自王小妮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车,图自王小妮

棉衣上的汗味,新鲜泥土的腥味,洋葱皮和卷心菜的霉味,烤烟叶的辣味,好像时空转换,一下子来到上世纪80年代的乡村街?#23567;?#36825;就是有人形容这列车的魔幻之处?

冕宁站停车时间只有4分钟,事实上这趟车因为上客上货太多,停了将近20分钟。

为便利沿线农民运送农副产品,5634次每节车厢的头尾各拆了两排座位,刚离开西昌时,那位置空空荡荡,到了冕宁,顿时堆满了,箩筐布袋子纸箱层层叠叠。

拆掉座位的车厢,图自谷雨影像:赵赫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拆掉座位的车厢,图自谷雨影像:赵赫廷

装家畜的车厢,图自谷雨影像:赵赫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装家畜的车厢,图自谷雨影像:赵赫廷

新上车的一个男孩,大约十三四岁,站在各?#21482;?#29289;空隙,呆呆地像个人偶,他守着满满两大筐柑桔,他妈妈去车厢里卖,这孩?#29992;?#26080;表情地站了两小时,直到眼前的两个筐都空了。

四个多小时的行程没见有人?#20154;?#20174;冕宁开始,柑桔成了车上的热销货。人人都在剥柑桔,吃柑桔,往脚下扔皮,点火抽烟,前后左右热?#19994;?#25214;人搭话聊天,整个车厢里嗡嗡嗡的,其中最嘹亮的是叫卖声。

人们一点不在意穿过拥挤的车厢,来来回回总有人在走,披长毡的,戴头帕的,背篓里睡着小娃娃的。更多的流动商贩钻过人缝,有生意做,让她们的叫卖声更大更欢快。新上来的商贩除了卖柑桔的母子,还有三个卖零?#36710;?#23567;姑娘,都是?#23637;?#21313;岁的样子,有个穿彝族服装的?#21688;?#22826;举着一叠透明塑料夹,夹上印了身份证三个字,她专卖身份证?#23567;?/span>

在凉山的几天,发现当地人的身份证意识格外强,不止一次遇到陌生人掏出身份证给我看,既不识字也讲不好普通话,想表明身份,恐怕只有拿出身份证。

从冕宁到终点普雄的三个多小时,车上没见穿?#21697;?#25512;铁路售货车的售货员,他们自动让位给流动商贩了。列车员说这班车上一直保留流动商贩,还说她们就是在5634上“上班”的。

绿皮车上的乘客,图自网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绿皮车上的乘客,图自网络

大学生

西昌上车后,过道对面已经坐了个年轻人,看不出他是汉族还是彝族,?#36335;?#38795;子都是黑白搭色,干干净净的城市人打扮。开车前几分钟,感觉他也在注意我这侧,好像想说点什么。后来,他戴上耳机,一直在看手机。

临近冕宁,他起身站在过道里,问我从哪儿来,要去哪儿。

他是西昌学院的学生,师范专业,今年毕业,可能会在凉山做中小学?#40092;Γ?#20182;说具体的还没定。不过,看他的神色,像是心里已经有?#20303;?#20182;说,他这一届到基层教书的还不要求有教师证,下一届就不行,就一定要考证上岗了。

他就是冕宁人,彝族,大学期间常坐这趟绿皮车回家。看上去他好像比一般的大四学生年长几岁。

终点站普雄是个很小的镇子,我问他,那边的治安好不好?

他笑了:应该没事,现在是法治社会了。

火车快到站,他去取行李架上的一只粉红色拉杆箱。刚上车,我就留意到那箱子了,在这节车灯暗淡座椅破旧的车厢里,它粉得太艳丽,四只轮子崭亮崭亮,显得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。

接过箱子的是背后座位上起来一个文静女孩,也像个大学生。

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下车,这之前他们全程背?#21592;常?#22909;像没有过对话,不知道是不是?#20449;?#26379;友。

绿皮车上的家禽,图自谷雨影像:赵赫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绿皮车上的家禽,图自谷雨影像:赵赫廷

提码头和柑橘的女人

她就坐在大学生对面,四十岁上下,穿紧身黑皮裤,太阳?#23637;?#26469;时,裤?#38887;?#20391;的金属装饰亮闪闪。她把四个鼓鼓的塑料袋摆在面前的小桌上,两个装满柑桔,两个装满馒头。馒头有两种颜色,黄的和白的,小桌被堆得满满的。

?#21019;?#25198;,我猜她也许不是彝族,也许只是去乡下走亲戚。

她和大学生两个面对面,各看各的手机。大学生在冕宁下车后,她身边的座位一下子满了,挤了六个人,除了一个背书包的小姑娘始终搭着?#36771;咚?#35273;,其余五个都是女人,明明她们刚?#40092;叮?#36710;还没开动,就聊得热火朝天,当然我一句也听不懂。

她们大笑,传看手机,吃东西。桌上的塑料袋都敞开,附近站着的坐着的,人人手上都拿着馒头或者柑桔。那些干活的黝黑的手指头正一层层撕馒头,把馒头显得非常非常细腻非常非常白,简直就是她们手上的圣物。

后来,不断有人下车,临近?#27835;?#31449;,座位上又只剩她一个人了。刚才的热闹,把这会儿的她显得特别孤单。她把分发剩下的馒头和柑桔?#30452;?#21512;在两个袋子里,提起来试了试重量。

她下车了。现在我相信她是个准备带馒头柑桔这两种美味回?#19994;?#24403;地人,而且一定是彝族。

车再开动,隔着车窗又看见她那条黑色带装?#21619;?#30340;紧身裤了。一段陡峭向上的窄坡路,刚下了车的好像都要走那条路,他们一个挨一个,没有空着手的,每个人都负重。她身体用力向前探,很重的挎包在肩上,两手一边提柑桔一边提馒头。

绿皮车上的乘客,图自谷雨影像:赵赫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绿皮车上的乘客,图自谷雨影像:赵赫廷

两个喝酒的

上了这趟车,似乎和所有的现代规则自动脱离,?#28909;?#38543;处都能抽烟,?#28909;?#38543;手丢垃圾,?#28909;?#38543;意高声说话。特别是冕宁开车后,想说话只能大叫大喊,完全分不清谁在说什么。临近普雄,车上的人渐渐少了,显出了背后的声音。

一高一矮两个老头,座位空着,他们站着,互相搂着脖子,一起跟着车身在晃,一个对着另一个的耳朵大声喊着什么。他们的桌上有瓶二锅头酒,也正跟着车摇晃,瓶底还剩一点酒在荡。距离这么近,居然没闻到酒味,实在是车上的气味太污浊了。

列车员拿个扫把过来,好像很不经意,随手带走了那?#30772;浚?#20182;们完全没发现。

车到普雄,我几乎是最后下车,身后只剩下他们两个,还搂着,脸对着?#24120;?#36824;在说。列车员扬手?#21658;?#20204;了。

出站找车的时候,又看见他们挡在出口,矮个老头扶着身体歪斜的高个老头,两个都咧着嘴笑,倒是不说话了。其中,矮个的装束有点特别,穿在棉衣里面的斜挎包,露出来的包带上密密的一排亮钉。

绿皮车上喝酒的人,图自谷雨影像:赵赫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绿皮车上喝酒的人,图自谷雨影像:赵赫廷

一对夫妇

他们从冕山上车,经过我?#21592;?#20572;下,老头沉重地卸下肩上的布袋子。两个人气喘了几分钟,才把袋子推到座席下面,布袋鼓鼓的高过座椅,怎么塞都露出一截。?#21688;?#22826;把一个纸皮箱也放到座椅下。老头挨着我坐下,?#21688;?#22826;坐对面。

两人脸上手上都有很深的皱纹,说不好他们的棉衣是什么颜色,只能说是暗色,袖口?#22303;粒?#37117;是常年做农活的人。

?#21688;?#22826;头上围很厚的黑头帕,脸上有病容,隔一会用手揉胸口,侧身向过道上?#32511;怠?#19981;过,只要是笑起来,脸上立刻出现很难?#26082;?#25551;述的爽朗明快。?#28909;紓?#32769;头递过鸡爪让我吃,?#21688;?#22826;马上笑着不断撩起手对我说:吃吧吃吧。

老头?#24515;?#31181;白的水晶鸡爪。再次感觉人间的鸡爪和人间白馒头,都是特别白净特别神圣的食物。他把鸡骨头吐在地上,?#23186;?#25226;它们踢到座位深处去。

这时候,在冕宁站被塞得满满的5634次终于开车。老头拿出烟袋去车厢连接处抽烟,尽管这会儿的车厢里烟雾缭绕,很多人都在座位上抽烟。他的烟袋是铜的杆,长十几公分,和他破旧灰暗的棉衣比,烟袋简直又光洁又精致。

后来,我们聊天,他们的话不是全懂,一半靠猜。

老头五十四岁,1965年出生。说了几次他?#19994;?#22320;名,我都没有听懂,只好问:住在山上?他们一起点头:山上,是山上。再问?#27721;?#36828;?又一起点头:远,远。

他们在山上种包谷和燕麦,还养着400多只羊,另外也?#20449;#烤?#26159;几头牛,两个人说了几次,都没有听懂。

冕宁站上车的人和货物这么多,因为冕宁的批发市场东西便宜。他们这次买米50斤,1块5一斤,回去2块一斤卖给村里的小店。柑桔和米的买进价和卖出价一样,所以,这站上车的人没有空手的。

聊了一会,就不再感觉?#21688;?#22826;有病?#26149;?#24833;苦事,她特别爱仰面大笑,笑起?#21019;?#30528;一种结实和亲善的美。她说她今天还买了小鸡呢。小鸡就在座席下面的纸盒,?#26012;?#19978;钻了几个透气洞,洞口能看见黄褐色的羽毛在动。纸箱里是四只小鸡,都是母鸡,在冕宁市场买10块一只


  作者?#21644;?#23567;妮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声明: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绝不代表铁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ljm

ljm

推荐语:铁道网专职小编,上得了厅堂,写的了文章,?#19981;?#30340;老铁们点赞订阅

  • 浏览
  • 收藏
  • 点赞
车子切尔西 广东11选5人工精确计划 mlb棒球帽 DT消消乐电子游艺 神秘元素彩金 七乐彩走势图500期大 锦州麻将机价格 白狮在线客服 迅盈网球比分 2012排列三走势图排列 广东36选7走势图大星